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全球进化》小说作品欣赏 作者:花与剑

[ 复制链接 ]
《全球进化》小说作品欣赏  作者:花与剑
声明:本书由拾光(https://www.dtpsychology.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大同市首家母婴情感社区,育儿早教,亲子教育,健康养生,怀孕知识,大同历史,时尚辣妈,旅游生活,大同儿童摄影,大同幼儿园,两性话题,大同早教中心,亲子游记,大同补习班,大同舞蹈培育,大同街舞学校,大同艺校,大同艺术培训,小说网站,大同亲子照,亲子教育,潮童摄影,小说txt下载,大同孕妇摄影,大同好店推荐,大同生活资讯,心理网,医美整形,母婴成长的情感社区...
亲,喜欢本站,请分享给身边的好友哦,本站支持手机访问,微信访问,方便快捷的互动模式,让你随时随地互动,更多精彩内容,持续增加中...

内容简介:
  我犯下了滔天大罪,没被枪毙,而是被当做小白鼠,冰封了一百年。
  具体为何如此,我一无所知。
  结果,却在这一百年内的第八十年,赶上了地球变异,物种大侵袭,全球都开始进化。
  这时我醒了过来,一切的物是人非,沧海桑田,不管是有人蓄意,还是机缘巧合,但老天既然给了我一次重活的机会,我就要活得精彩。
  我从黑暗中来,却走向光明!
  ……
  ……
  作者新书,末世进化三部曲最后一部,神级进化,一样的品质,不一样的故事,更恢宏,更激动人心,期待大家光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6、本站将为您提供全方位的孕育知识,婴童知识,同城教育机构推荐!
7、本站将为您提供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博士生的学习资料!
8、加入大同孕婴童教育网,分享自己的最美时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条评论

火狐 楼主 2020-4-17 09:51:30 显示全部楼层
卷一 东临碣石


第一章 奇迹般的醒来
  我现在的感觉好像是鬼压身一般,有感觉却连个手指头都动不了,难受的不行。浑浑噩噩的让我很想摆脱这种感觉。
  实在太憋闷了,天旋地转的,脑子也乱糟糟的,什么都记不得,就是突然难受起来,还有一些恶心欲吐的感觉。
  让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就想拼进尽全身的力气,挣脱出来。
  慢慢的随着我不断挣扎,就也好了一些,可以动了,然后终于睁开了千斤重担一般的双眼。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玻璃柜一般的透明容器盖子,还有一些黏黏的溶液包裹在我身体周围,而外面则是满是灰尘、蜘蛛网遍地,好像是几十年没人动过一般。
  让我非常迷茫,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就先自我反应的艰难挪动了赤裸的身体,“碰!”的一下子推开了盖子,走了出来。
  却是让我更加的百思不得其解。
  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好像是一个地下设施,虽说有光,却是夜光灯一类的,在黑暗中自我发光的东西,不是灯光。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到了这。”
  这里的给人的感觉,好像是研究所,各种仪器都有。
  而我也突然想起来了,我不是因为枪杀长官被枪决了吗?怎么到了这里啊,脑子好像睡了很长时间啊。
  难不成没被枪毙,被当做小白鼠参加活体实验了?
  这里是实验室,很有这种可能。
  可我还是想不出一些具体的事,就使劲敲打自己的头部,希望把事情旅顺。
  我就大声呼喊起来:“人呢,人都死哪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他妈的出来和我说一声,我怎么到了这。”
  呼喊的结果依然是无人应答。
  幸好,找到了几桶水,先洗了洗,然后还翻箱倒柜的找了一身衣服,才总算让我舒心一些。
  可肚子又咕咕直叫的饿了,身体也依然很虚弱。
  我就也猜到了,这个研究所应该是把我当做小白鼠,做实验了,结果出事了,因为里面有几具尸体,一个活人也没有。
  我灵光一闪的,就赶紧想办法逃出去,如果逃出去,那可就是逃出生天啊,不用在执行死刑了。
  真是老天帮我。
  “对,对,对!”
  我立刻激动拖着疲惫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找,终于是找到了出口,封闭的很死,一道一道的锁,里面不开,外面基本进不来。
  等都打开了,我就踩着楼梯一层一层的往上走,可结果却是越往上我的心就越凉。
  死人遍地,各种死法都有,比下面还多,而且已经变成了骷髅,还乱七八糟的。
  让我眉头紧锁。
  可当走到外面看到外面蓝天和高楼大厦时,却什么都不想了,可以逃走了,让我心潮澎湃的伸开双臂。
  “太好了,太好了,居然还有生还的机会,太好了。”
  老天帮忙,阴差阳错的居然可以生还,立刻跑了出去。
  可却又让我吓了一跳,这里高楼林立,四通八达,都是现代化顶端的建筑物,可给人的感觉却是已经许久没人动过,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好像进入了一个空城。
  这下我彻底傻了,不明所以,一边跑,一边放声高喊,“人呢,人在哪里,我现在在哪里?!人呢,他妈的人呢,怎么一个也没有啊。”
  我激动的乱喊乱跳,四处去找人,疯狂的跑,整个城市似乎都空无一人了,我就玩了命的呼喊:“人呢,人呢,他妈的人都去了哪里啊。”
  整个街道空荡荡的,也都很破旧,好像经历了一场战争?
  没错,战争,有可能发生了战争。
  作为当兵的我,闻到了这种气味。
  有可能是发生了战争,把我这个小白鼠的事忘记了,要不然一个死刑犯,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出来。
  那么这个城市,岂不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让我依然很高兴,因为我自由了。
  可这时,我的前面,突然出现了三只小猫,脏兮兮的好像是流浪猫,个头却很大,将近半米多,在那走了过去,让我非常兴奋。
  终于是见到了活物,肚子也饿,抓来吃了,先解决温饱,总归是好的。
  然后在想办法离开这里,重获自由。
  我就跑了过去,而且还正好,另外两只去了别处,留下一只在那溜达,一只黑色的猫。
  我就悄悄的摸了过去,一把抱住了,非常的沉,是只肥猫,可以大快朵颐一番,笑呵呵的就说道:“猫有九条命,我就一条,先拿你打打牙祭,要你一条命,救我一条命,你值了。”
  哈哈笑着,准备下手。
  猫却不喊不叫,一双大眼睛非常诧异的看着我,冷静异常,让我非常不解。
  死到临头还这么冷静,这猫牛比。
  不怕死。
  结果这时,我傻逼了。
  那只猫突然开始变形,“唰!”的一下子冒出了舌头似的触手攻击我的脸部,吓了我一跳,幸亏我反应快。
  躲过了。
  结果那只猫,居然快速的变成了一个八爪鱼似的东西,好几个触角,并不是很大,一米多一点,就是有一个长长的大嘴,像是食蚁兽,反正是不是猫,而且是蓝色的,非常吓人。
  变异了,让我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回事啊。
  可这时一个巨大的力道,突然把我扑倒在地,然后就见那只八爪鱼似的东西,扑向了我,没有得逞。
  这个巨大的力道救了我一命。
  之后就见,是一个女孩,一头金发,碧眼高鼻梁的不是中国人,可却字正腔圆的说的普通话,斥责道:“你傻啊,见到了蓝怪,还不跑,还在这傻看着,赶紧跑。”
  拽着我就向远处跑去。
  我则终于看到了我苏醒之后的第一个人,满脸的欣喜看着她。
  想从她那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她跑起来娇喘的则有些喘息,胸前一对酥胸,上下起伏,再加上修长的身材将近一米七,一双大长腿被牛仔裤包裹,纤细修长,又长了一张漂亮娇嫩的脸蛋,是个动感美女。
  这时她看我一直看她,还皱了皱眉头,嗔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还扑哧笑了,“傻眼了吧,吓到了吧,哼哼,刚才要不是我救你,你必死无疑。”
  小鼻子一哼,骄傲的很。
  可这时后面那个变异猫,蓝怪却快速的追了过来,“撕啦!”“撕啦!”的乱叫,让人受不了,玻璃都碎了,声音非常尖锐。
  我不禁连忙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好端端的一个猫,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她非常诧异的说道:“你说什么呢,什么怎么回事啊,你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啊。”
  我激动的一把攥住她的肩膀,道:“我刚刚苏醒过来,我应该是被人当做小白鼠做实验了,什么都不知道,你能不能说清楚一些?这到底发生什么啊,怎么我一觉醒来,猫都变异了啊。”
  她眨巴眨巴着一双蓝蓝的大眼睛,看着我,挠了挠头想说。
  可那边突然一阵躁动,“撕啦!”“撕啦!”声不绝于耳。
  我们回头一看。
  原本那种变异的蓝色怪物,这次又冒出来了十几个,而且不是猫变异,还有很多狗、和老鼠之类的,都变成了这种东西。
  正在快速追击过来,跑起来好像是八爪鱼,又好像是食蚁兽,怪异的厉害,浑身骨架都变形了。
  紧追不放,“撕啦!”“撕啦!”的叫。
  她立刻害怕的直接就往前跑,还冲我招手呢,“先别问了,先跑,跑啊,不跑就来不及了。”
  我立刻紧随其后,跟着她钻进了旁边的一个大楼。
  可那些蓝怪却“撕啦!”“撕啦!”的如电影里的外星人进攻地球一般,连崩带跳的紧追不放,非常凶猛,不能力敌。
  让我再次傻眼。
  只能随着那个女孩,顺着大楼的楼梯一直往上,“砰!”“砰!”“砰!”的往上爬。
  我就也问了问,“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你还没说呢。”
  她气喘吁吁的回头啐道:“它们变异物,专门杀人,还吃人呢,如果不小心被感染,也会变成那个样子,蓝蓝的八爪鱼似的,都变异了。”
  之后就气喘吁吁的继续爬楼梯。
  而那些蓝怪速度也不慢,紧随不放的也到了楼梯口,还跳跃似的一层一层的往上追,好像极难甩掉。
  如果我原本的体力应该是没问题的,可现在饿得要死,跑的有些累,就问道:“这样跑得跑到什么时候啊,好像很不好甩掉。”
  她就回头喊道:“你就跟我来吧,我有办法。”然后继续砰砰砰的踩着楼梯向上。
  我只好听她的,希望她有办法甩了他们。
  而身后那些蓝怪依然死死的追,还有一个个子高的,二米多,也在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4-17 09:51:52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夏盈盈
  我当过兵,当的还是特种兵,饿肚子、身体削弱爬楼梯这都是小儿科,这次还是生命威胁,被变异物追,虽说又累又渴,可依然能忍得住,就迈着大步子的快速往前冲。
  这个女孩的体力对于女孩来说已经很好了。
  因为我们这时已经跑了十三四层了,她气喘吁吁的除了一对丰盈胸脯起伏的厉害,却还是跑的够快。
  但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我就拽住了她的手,往上拽着跑,道:“到底要跑到什么时候啊。”
  她气喘吁吁的说:“这里二十层那,有一个和另外一个大楼相连的通道,可以跑过去,然后把通道大门关死,就有机会了。”
  是个办法。
  我就拽着她快速跑。
  可后面那些变异物虽说速度不快,可他妈的穷追不舍,“撕啦!”“撕啦!”的还乱叫,还在追。
  低头也可看见,让人害怕的紧。
  但终于还是跑到了二十层。
  她捂着腰的指了指路,道:“往那里跑。”
  我立刻拽着她继续跑。
  她已经有些不行了,嚷嚷道:“好久没遇到这些变异物了,跑都跑不过了。”在那捂着腰,大口,大口喘息,浑身是汗,虚弱了。
  可后面就是那些变异物。
  我无奈的只好一把抱起她,啐道:“是你胸部太大了。”
  抱着她向着通道那边跑去。
  通道很长,但只要跑到另一个大楼,就没事了,我就咬着牙抱着她坚持跑。
  后面,变异物已经出现了,看见食物一般,红了眼“撕啦!”“撕啦!”叫着,大触角快速的追,近在咫尺了。
  我就玩了命的跑,玩了命的跑。
  女孩在我怀里也激动的喊,“快,快,快,跑过去,快,快,快,关上大门就没事了,赶紧快快。”
  我使出吃吃奶的力气,终于是看到了出口,三步并作两步的直接跑了过去,然后把她往地上一放,立刻回身,关上那个大铁门。
  也很顺利的“碰!”的一下子关上了,大铁门很厚,让我气喘吁吁的靠在那呼哧呼哧乱喘。
  她则直接躺下,丰满的胸脯上下起伏的快要死了似的。
  也幸亏我练过,要不然都得死。
  而大铁门外面,不一会儿就想起了“撕啦!”“撕啦!”的叫声,还有“砰!”“砰!”的撞门声。
  让我害怕,就问道:“这样没事吧。”
  她气喘吁吁的说道:“没事,没事,那些普通感染物弄不破。”依然在那躺着,喘气,我就信了。
  可又冒出一个感觉,这种变异物,太虽了吧,有把枪,我全能办了,怎么这里就没人管啊,让他们肆虐。
  我就问道:“政府呢?军队呢,怎么不管啊,怎么不把这些东西收拾了啊。”
  她立刻啐道:“哪还有什么军队、政府啊,全球都被这些东西占领了,军队也不行,而且已经几十年了,军队、政府早没了。”
  “什么几十年了。”
  我蒙圈了,怎么就几十年了,我这一觉怎么就几十年了,连连问道:“现在是20几几年啊。”
  她在那躺着吐槽道:“什么20啊,现在是2120年,生物变异第20年。”
  2120年。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是2020年被判处枪决的,然后就记得被拽了出去,带上面罩,被直接死刑了,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怎么现在一觉醒来,就到了2120年呢。
  我怎么就睡了一百年啊。
  我傻了,立刻问道:“也就是说,2100年,世界发生的这种变异是吗?但就是这种东西,看样子应该好消灭啊,怎么就没被消灭呢,让他们肆虐了二十年啊。”
  她非常好奇的快看着我,但还是说了,“你太小瞧他们了,这些是最小的蓝怪,只是轻度感染者,还有更大的,母体,是他们的几百倍大,强悍的不行,是他们打败了人类,而这些小的就负责巡逻,找藏起来的人,杀死,或者传染上。”
  “原来如此。”
  还有更大的存在。
  我就理解了,原来居然有军队都打不过的感染体,那么全球都这样,就也可以理解了。
  可又突然让我想起了刚才看到的那个大了很多,两米多的蓝怪,先问问,道:“那两米多的呢,厉害吗?刚才我看追咱们的那些蓝怪中也有一个。”
  “什么,两米多的,二级感染体,我的天啊,你怎么不早说啊,赶紧跑,这个大铁门挡不住二级的。”
  她一下子激动了,拽着我就往下。
  果然,这次的撞击声更大了。
  “砰!”“砰!”的直接出了凸显。
  必然是那个二级的动手了。
  我立刻随着她往楼下跑。
  可这样能行吗?
  我脑子乱糟糟的,还为沉睡一百年郁闷呢。
  但当兵的我,还是意识到了危险,那些八爪鱼的蓝怪,往上跑,不如我们。
  如果往下跑,我们可不行,我就直接拽住了她,道:“往下跑就是死,不能跑,咱们跑不过他们,他们一跳一跳的直接一个楼层,咱们跑不过。”
  她也意识到了,连忙带着哭腔的问道:“那怎么办,那怎么办。”
  在往上很有可能已经来不及。
  我左右看了看,是个办公楼,非常大,就问呢,“这些蓝怪感染体凭什么追咱们啊,是眼睛,还是其他。”
  “眼睛,还有气味。”
  我立刻脱外衣,和她也说道:“你也脱,赶紧的。”
  她不傻,能在这种时代下活下来,立刻明白了,也脱,快速脱的只剩下三点式,然后被我卷在一起顺着楼梯的口,直接扔到了最下面。
  我只穿着一个内裤,带着只穿了三点试的她,跑向了办公楼最里面,找了一个靠近窗户的房间,把窗户打开了,吹散我们的气味。
  让我们衣服的味道吸引它们。
  不一会就听外面,果然撞破了门,快速的冲了下来,“撕啦!”“撕啦!”的声音响彻楼道。
  让我俩提了一个心,之后听见声音小了,才长出了一口气。
  下去了,没追过来。
  她瞬间瘫软在了那里,叹道:“好险啊,幸亏你聪明,要不然就完了。”
  如释重负的在那笑着。
  我则大风呼啸的探出头去看了看整个城市,高楼林立,这就是一百年后的世界,我怎么就一觉睡了一百年,这是怎么回事。
  让我想要怒吼,心中憋闷的不行,不明白,我怎么突然睁开眼睛就过去了一百年,想要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可眼前的城市却是一个人也没有,像是死城。
  谁也回答不了。
  让我非常郁闷,就问道:“这个城市里现在还有多少人活着啊,有没有活了很大岁数的人啊。”
  我想找个岁数大的问问,有可能有信息。
  她在那坐着的说道:“不超过100人,都在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岁数大的也有,你有什么事啊。”
  我就准备说一下我的事。
  结果外面又发生了动静,“撕啦!”“撕啦!”声音不大,可还是在向我们这边来,让我和她都傻眼了。
  “怎么办,怎么办,他们发现了,怎么办啊,你快想办法啊。”
  她紧张的在那直跺脚。
  我也快暴走了,怎么又追来了。
  看了看外面,这里还有十五六层楼,跳下去也是死啊,在一看,倒是有了办法,有一个地方可以站人。
  不知是这个时代的什么机器,反正是在楼层外面,像是空调,但感觉不是空调,很大,可以站在那里,躲过搜寻。
  我就说道:“那,那,咱们出去,踩在那,一蹲下,它们就看不见了,风大,气味也淡,把玻璃嘘掩上,一定没事。”
  “什么?去外面?”
  她害怕了。
  十五六层,大风呼啸,被吹下去怎么办,就看了看那些没人要的柜子,道:“藏柜子里面吧,它们没准也找不到。”
  “他们既然可以找到咱们的气味到这里,藏在那里,就必死无疑,赶紧的,可以占两个人。”
  我已经到窗户上,把腿迈了过去。
  这时不狠点,就得死人了。
  冲着她招了招手,如果她不来,非要钻柜子我也不管了,因为声音越来越近了,似乎追过来了。
  她呢,想了想,最后还是一咬牙的过来了。
  “我,我跟你过去。”
  我就把她拽上,然后自己先踩了过去,是他妈的挺吓人的,一踩空就有可能死人。
  她呢,吓得身子都颤抖了,但我已经站稳,就抱住了她的腰,顺了下来,然后直接蹲下了。
  里面正好也传来的“撕啦!”“撕啦!”的声音。
  已经进来了。
  也如我们猜测。
  它们开始在里面翻箱倒柜的乱找,乱找。
  如果女孩躲在里面,必须无疑了,再加上这时被我抱着的很稳,她还冲我甜甜一笑,表示感谢,然后缩进了我的怀里。
  因为大风呼啸的她穿着三点式,不冷才怪。
  我也一样,就抱着她,稍微抬着头的看着外面,结果却吓了我一跳,居然那个二级的蓝怪也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4-17 09:52:08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与变异物赛跑
  我立刻缩的更紧了,身子也开始颤抖,她也同样,比我还害怕,我就对着她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意识,有问题,蓝怪来了。
  她就更加紧张了,大气都不敢喘。
  我俩就这般缩在那里,贴到了墙边,不敢抬头去看,注意着里面的动静。
  结果慢慢的倒是没有声音在来窗户附近,而是里面的动静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去翻箱江倒柜了。
  让我们到是长出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
  之后又过了一会儿,声音就小了,似乎是走了。
  这下让我们俩才总算放心,可也不敢轻举妄动啊,如果这时候出去,再遇上,那就没得跑了。
  我就凑到她耳边,小声问道:“这些变异物,如果追不到目标,是随便在哪住下,还是有自己的大本营,立刻死啊。”
  我怕这家伙留在这里,不清楚他们的习惯,才有此一问。
  她已经冷的不行了,颤抖着说道:“他们,他们会回大本营,会回到母体那里,天一黑他们就走,白天只是来巡逻的。”
  现在刚下午,天黑还得好一俩个小时呢。
  以我们现在的状态在这里带几个小时肯定不行。
  大风呼啸,太冷了。
  这时正好,她突然指了指,道:“你看,他们走了。”
  楼下,刚才追我们的那群蓝怪,看没追到,就迈着八爪鱼一般身体离开了,还有的已经变成了圆形,猫、狗的,去了别的街道。
  让我们欣喜若狂,可似乎没看到二级的。
  我就问了问她,“你看其中有二级的吗?”
  我们现在十五六层高,那些八爪鱼不大,二级的一级的从空中看根本看不出来,她摇了摇头。
  我就叹道:“在等几分钟,做到万无一失,咱们在上去。”
  她冷的连连点头。
  可情形却已经快不行了,因为风真的很大。
  我呢,同样如此,只穿着内裤,就抱着她,看着她金发碧眼的一张标志面盘,还有一般东方女孩无法到达的婀娜玲珑身材。
  我就咽了咽口水说道:“倒是忘了问了,咱们俩也算一起出生入死过了,还没自我介绍的,我叫李唐,你呢,你叫什么啊?”
  她颤抖着说道:“我叫夏盈盈,我父亲是中国人,我母亲是爱尔兰人,所以我是混血儿。”
  却冷得牙齿都打颤了。
  我就说道:“我有一个取暖的办法?!”
  “什么办法啊,你快说啊?”
  她眨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非常好奇,还有些激动。
  我咧嘴一笑,说道:“我们互相抚摸对上的身体,就不冷了?比自己搓强。”
  我的手还顺势放在了她的肩膀上,一揉搓的,那软软糯糯的身体,立刻让我血液加快的暖了几分,“你看不冷了吧。”
  她不傻,知道必然还有其他动作,眉头一紧,可大风呼啸的太冷,虽说地方还算大,不至于吹下去,可身体都白了。
  她就把手伸向了我的身体,直接胸膛。
  抚摸我棱角分兵的腹肌和胸肌。
  那嫩嫩的小手指一碰触,我瞬间有感觉了,丹田处冒出了一股热气,暖喝了一些。
  我就也随之直接往后一用力的摸住她的丰满臀儿,丰满异常,滑不留手,立刻上下其手,把她抱紧我的怀里,开始揉搓。
  人不风流枉少年,我这次真是做鬼也风流了。
  不过这招还真管用,我们身体这么互相一碰触,一股股热气从旗下三寸冒了出来,虽说尴尬,可真管了用。
  她似乎也一样,被我抚摸的脸颊都出现了红晕。
  就也让我乐不思蜀。
  大享手足之欲。
  待,快把她扒光了时。
  她这才嗔道:“差不多了把,别乱摸了,该好了。”
  我这才嘿嘿一笑,又给送了回去,还在她额头吻了一下,然后探起了身,道:“那我先去看看,你稍微等会。”
  站了人家便宜,就得男人一点。
  而这时往外一看,还真没什么事了,那个大家伙走了,我就一用力的把嘘掩的玻璃打开,跳了进去,然后四下一瞧,几乎把柜子什么的都弄坏了,也随之走了。
  就过去和夏盈盈说道:“没事了,走了,把手给我吧。”
  伸出手,把她拽了上来。
  屋里自然是暖暖的,再加上地上翻仍的衣服,找了几件穿上,就也好了。
  我就问道:“现在它们走了,没事了把,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她眉头一紧的嗔了我一眼道:“应该不会,这些家伙不常来,肯定是你倒霉,也连累我。”似乎对我刚才的抚摸有些小反感了。
  我也没理会她。
  因为我刚才稍微想了想,我得回刚才我醒来的实验室一趟,那里肯定有线索。
  我不能这样平白无故的活着,不能就白白的昏睡了一百年。
  就和夏盈盈说道:“我想去我昏睡的实验室看看,你来吗?”
  “昏睡?实验室?!”
  这下夏盈盈来了兴趣,还嘀咕呢:“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头一次听说有实验室,行,我跟你一去看看。”
  我俩就往门外走。
  结果当走到楼梯口时。
  我和夏盈盈都惊呆了,差点吓尿,那个二级蓝怪居然没走,正在楼道口的一个房间里,对着一个看似已经死了很长时间的身体,在大肆咀嚼。
  像吃烤羊肉串似的。
  我俩瞬间傻逼了。
  它也停下了看向了我们。
  夏盈盈立刻“啊!”的一声惊呼。
  二级蓝怪就“撕啦!”巨大的一叫,扑了过来。
  “我就日你仙人板板了。”
  倒霉的日子还没结束。
  我立刻拽着夏盈盈跑,快速的狂奔,一下子窜到了楼梯上。
  夏盈盈还想往下,我一把拽住她,啐道:“你胸大无脑缺心眼啊,往下跑是可以出去,可咱们下楼跑不过它,上楼。”
  夏盈盈一想,对,差点把这个忘了,就立刻跟着我往上。
  二级感染蓝怪,“撕啦!”叫着,立刻追了出来,八爪鱼一般的身体,快速的上楼。然后“撕啦!”“撕啦!”的叫个不停。
  我就问道:“这栋楼到底多高啊。”
  “34层,在跑下去马上就要到头了。”
  她气喘吁吁的说道:“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快想办法,你快想办法啊。”
  我他妈的也不想死,就问道:“你说这些变异物可以感染别人,不能碰,咱们也打不过,那它们有没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吗?你生活了二十年,不可能一点都没发现吧,还是他们一点缺点都没有啊。”
  她气喘吁吁的说道:“有,这些蓝怪,身上变异之后,有电,‘撕啦’‘撕啦’叫声就是因为有电,可以把人电晕,感染上,但电怕水。”
  这很正常。
  我一下子就笑了,呵呵说道:“那行,你先一直往上跑,记住,我在三十层等你,到了三十层,你就往里面跑,我快些跑,去找水,然后拿水堵截他,要不然咱俩准完蛋,咱俩的体力不如他,只能这么办了。”
  把水往地上一泼,我感觉就行,他浑身是电,就让我们有了机会,或许可以逃出生天。
  夏盈盈却一把攥住我道:“你不是想丢下我自己跑吧。”
  我笑道:“我要想丢下你,还和你说,我自己跑就行了,你按我说的做就是了,不会骗你的,还有,你这对大咪咪,我还没玩够呢,不舍得你死。”
  笑呵呵的抱住她,在她胸部上使劲一抓,还亲了一口,就加快了步伐,咬牙着的快速往上。
  二级蓝怪,爬楼梯不快,和夏盈盈差不多,只是体力很好,所以我一加速到是拉开了一些,然后看到了30层楼的标志。
  直接往里跑。
  四周乱看的找水房。
  就算没水了,也应该有水壶之类的饮水机,气喘吁吁的来回乱看,结果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他妈的,一百年后的很多东西,都不认识。
  我双手挠头快要暴走了,什么都找不到。
  结果这时,老天帮忙的出现了一个好东西,一个巨大的鱼缸。
  没错,就是鱼缸,养鱼的,里面有海草,有污垢,还有鱼的尸体似的东西,虽说贴在墙壁上很大,而且是全封闭的。
  但是鱼缸没错了,只要搬过来,往地上一砸,里面的水就会撒出去,也够多,绝对可以让那个二级蓝怪吃一壶呢。
  我就立刻行动。
  过去挪动,比我想象的要重很多,就玩了命的往前推。
  “天无绝人之路,我既然苏醒了,就不能死,不能死,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呢,就稀里糊涂的死。”
  咬牙着的推动。
  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向外面推去。
  可却已经来不及。
  因为我们相差并不是很远,也没想过推什么鱼缸,这时夏盈盈已经开始呼喊了,“你在哪,你在哪,它追过来了。”
  我立刻把头探出去道:“在这呢,有个鱼缸,有水,可就是他妈的推不动,你来帮忙。”
  这时楼梯楼的二级感染蓝怪也爬了过来,“撕啦!”“撕啦!”叫着,触角还噼噼啪啪冒电。
  夏盈盈害怕了,喊道:“那赶紧跑吧,别推了,再想别的办法。”
  我们现在的体力,是逃不了了,直线距离也不如他快。
  再一看鱼缸已经到了门口,就喊道:“进来,进来,用鱼缸堵上,这样能行。”
  把夏盈盈一把拽了进来,然后道:“赶紧的,赶紧推,鱼缸大,一定能堵上。”
  夏盈盈快要吓哭了,急的也不知做什么好了,就听我的,跟我一起帮忙推。
  鱼缸非常大,斜着才能出去,这时一横过来,把大门堵的死死的。
  想着,蓝怪一冲进来,一推它,必然倒地,到时都是水,就能阻拦。
  让我们有了喘息的时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4-17 09:52:26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逃出生天
  我立刻急切的上下左右乱看,想办法,怎么在这个房间里,逃出去,也念叨起来,“我不能死,我不能死,赶紧想一个办法,想一个办法,我不能就这么死。”
  夏盈盈也一样,哭了都,害怕的不行,“你赶紧想啊,它马上就要来了,我也不想死,我也不想死。”
  这时,还真是灵光一闪的想到了办法,看到了一个大柜子,道:“先上去,先上去,赶紧上去,在那里能稍微先躲一躲,他碰不到。”
  一把拽着她,到了柜子边,托着腰,往上一举,就上去了。
  可二级蓝怪已经冲了过来,“撕啦!”一叫,震耳欲聋,脑袋上一个滴溜溜乱转的眼睛看到了我们,然后直接往前冲。
  巨大的触角一推,如我想象的一样,鱼缸“碰!”的一下子被他推的砸在了地上,碎了,水全流出来了。
  蓝怪不知道,还往前一冲,这回傻了。
  顿时全身上下触电了。
  他只是触角上有电,这回全身都是电了。
  在那打激灵,立刻往后退去。
  我就有了一丝机会,被夏盈盈“啊!”“啊!”尖叫着拽了上去。
  蓝怪已经近在咫尺了,她完全傻了,尖叫个不停,“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我就在她屁股上一掐,道:“哭有个屁用,赶紧想办法。”
  鱼缸水多,下面已经水漫金山。
  而二级蓝怪的能力虽说被水联电,但一会儿就好了,就又过来在那探着脖子“撕啦!”“撕啦!”狂叫,想进攻,可他的触角上有电,也不行。
  正在伺机而动。
  我们那。
  夏盈盈哭泣着,问道:“怎么办,怎么办啊,到底怎么办啊。”
  “你原来就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我也有些发懵,知道水肯定有干的时候,我们在柜子上,只要它一进来,我们就死,也着急不已。
  夏盈盈哭啼啼的说道:“没有,没有,这里沦陷了二十年了,早就没有那么多的感染变异物了,都是你倒霉,遇上这么多。”
  在那一个劲的哭泣。
  我呢,啐了一口吐沫的,无奈赶紧想办法,上看下看的,看到了天花板,倒是有办法了,然后喊道:“别哭了,赶紧找东西,把天花板弄碎,看看能不能上去。”
  办公大楼,房顶都有隔层。
  我看了看这个似乎也一样,一百年没怎么变,就站起来,还真够得着,我一用力,推不开,应该是没人动过,这么长时间锈了。
  就在那乱找的看见了一个硬物,直接拿他砸。“砰!”“砰!”“砰!”的立刻灰尘遍地,但还是砸开了。
  夏盈盈看有了希望也跟着帮忙,“太好了,太好了。”
  把一个天花板砸开了。
  我俩欣喜若狂,就说道:“我托你上去,然后你在拽我,知道吗?”
  “嗯,嗯。”
  她连连点头。
  而二级蓝怪看我俩要逃跑,“撕啦!”“撕啦!”叫,水也快干了。
  我俩得赶紧完成了逃跑大计,我扶着她的腰,猛的往上一送,她立刻钻了进去,然后稳住身形的,伸出手臂拽我。
  我沉了一口气,往后退了一步,直接一冲的,一跃而起,扒住了一个边缘。
  夏盈盈用力的拽我的一个手臂,慢慢的就也爬了上去。
  让我气喘吁吁。
  夏盈盈却呲牙咧嘴的笑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这回好了,这回好了,这回没事了,你太聪明了。”
  抱住了我。
  而下面,二级蓝怪已经冲了过来,开始毁坏柜子,然后居然还拿东西砸我们。
  我们立刻往里爬,还对他笑着挥了挥手,“撒由那拉了您那,变异大傻逼。”
  算是逃过了一劫。
  也不管了,反正是个隔层,可以安身立命,就继续往里爬,慢慢的也不知爬到了哪,没光了都。
  但这样也挺好,最起码安心全了,等晚上,天一黑,这些蓝怪不就撤退吗?
  那不就行了。
  终归是保住了一命。
  我俩就捂着嘴,缩着脖子,坐在那,不动了,叹道:“刚才太他妈的惊险了,爬楼梯,站在大楼的外面面,然后又到了隔层,才他妈的消停,太不容易了,一觉醒来就遇到这个,太不容易了。”
  夏盈盈也连连点头:“我好几次都已经咱们要死了呢,幸亏你办法多。”还感叹呢,“你脑子好聪明,身手也灵活,真适合在这个时代生存。”
  我骂了娘,我可不希望。
  但一开始如果不是她,我或许就被那个猫感染体杀了或者感染了,就笑道:“咱俩是互相帮忙,没你我也不行。”
  我俩就都如释重负的笑了。
  而外面,这时又传来若有若无的“撕啦!”“撕啦!”的叫着,肯定是发疯了,再找我们,可这里干燥的厉害,满是灰尘,我们的味道它们不可能闻道。
  所以应该没事。
  我就又问道:“现在几点啊,得等多长时间天黑啊。”
  这里黑漆漆的,昏暗无比,还没有表。
  她就想了想,“我从聚集地偷跑出来时,已经三点多了,咱们这么一跑,一躲的,应该得将近四点了,这些家伙基本五点半之后就会退,在等一个小时便可。”
  “一个小时,那就一个小时。”
  这风吹不着,雨浇不着,就是空气不好,所以能忍。
  我就捂着嘴,忍着,她也一样。
  她还微微的向我靠了靠,靠的更紧了。
  我就抱住了她,软软肉肉的身子,旖旎诱人,让我有些心猿意马,两只手就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去摸索她婀娜的身子,纤细的腰肢,硕大的胸部,平坦的小腹,丰满的臀部,再加上修长的美腿。
  让我反而不觉得寂寞了。
  她也任由我了,还回应的微微的往我怀里缩,想起了微微享受的吟声,配合我。
  我就问道:“你们这里女孩是不是都很开放。”把胸部拿了出来,白白净净的饱满异常,一只手无法掌握,像个大白馒头,就把玩着,问道:“是不是胸部也都很大。”
  她立刻打掉了我的手,嗔道:“什么话啊,你是我的菜,我喜欢东方男人,你又救了我,所以我才愿意的,要是别人自然不行。”
  然后缩进我的怀里,还抬头吻我,继续和我调情。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她又这么漂亮,这么可儿,我也不知以后的日子怎样呢,一觉醒来遇上了她,就先抱着她好好享受了一下这个混血小美女的情调。
  待,一个多小时过去,天黑了,我俩从那个口又走了出来。
  为了以防万一!
  我还小声问道:“你确定吗?天黑他们就走,二级的也走。”
  夏盈盈连连点头,“我见过三级感染体,五米高,会放闪电,也走,放心吧,天一黑肯定走。”
  这下我就放心了,跳了下去。
  可在上面全是尘土,我俩变成了小黑鬼。
  我就拽着她手,说道:“走,跟我来,我带你去个地方洗洗。”
  我还是想着实验室的事呢,不回去弄清楚事情,我心里不安,就拽着夏盈盈一直往下,蓝怪果然走了。
  应该天一黑,太阳没了,它们似乎需要热量或者说是能量,所以才会回去的吧。
  我不懂,只是胡乱一想,然后到了楼层外面。
  夏盈盈就说道:“先和我去聚集地吧,那里什么都有。”
  我摇了摇头,“我想去我昏睡的地方看看,不弄清楚,我心不安,你跟我来吗?”
  她想带我去聚集地,如果不带我,现在分开就是分道扬镳,可一想起刚才的是,她咬了咬嘴唇道:“行,我陪你去。”
  我俩向着来时的方向跑。
  不是很远,跑了一会儿就到了地下室。
  这下她惊奇了,“原来这有地下室啊,我还没注意过。”
  之后是那道大铁门,就也进去了,夜间照明灯依然很亮。
  我就立刻道处翻,到处找。
  我最想找的东西是实验室的档案,因为按照规矩,这些单位,必须得用纸面书写,存档的。
  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必须得找一个说法,不能这样稀里糊涂的,可不管我怎么拼命的找,就是没有。
  反之,夏盈盈从一个死尸身上翻出了一个薄薄的本子,翻了翻,喊道:“这有线索,有线索。”
  把我叫了过去,递给我看道:“你看,好像是这个死人的日记。”
  我一看,还是汉字,也认得,就从第一页翻看。
  第一页就写道:“我不是一个爱写日记的人,也从没写过,这时写只是太索然无味,聊以寂寞的自言自语而已。因为我实在太寂寞了。虽说我知道,我在做的事情是能让人类跨越一大步的科技革命,可这个工作,还是太无聊了,所以我就产生了写日记的想法。
  而按照规定除了需要上面交的资料以外,个人是不能随便记的,所以我就写在了贴身的小笔记本里,来解乏我的寂寞。”
  之后也差不多是这类事情,全是他聊以寂寞的自言自语,没写多少实验室的事。
  也没和我有关的事。
  但当翻到一半时,就有了变化。
  “地球上的生物,突然发生了变异,好像是某种研究的特殊研究基因丢失了,到处都是那种病菌的感染体,到处都是死人。
  我的天啊,所有人都在说,这是上帝的惩罚,人类做了太做违背太多上帝的事,所以才会这样。
  但我知道,这个世界不存在上帝,这都是人们在乱说,我认为,人类能都打败变异物,一定能。”
  这时就开始出现感染体肆虐地球了。
  看日期是二十年前。
  然后就是写人类开始陷入战败之中,原子弹都用上了,但似乎还是不怎么行,这些感染体似乎可以吸收能量。
  他对人类能否守得住地球也开始疑问。
  最后几页写道。
  “上海也马上要沦陷了,从海里来了更多感染体、变异物,守是守不住了,我自己眼前看到了上千米高的巨大感染体,他们无所不作,好像就是上帝派下来惩罚我们的。”
  然后最后一页。
  “我们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先封锁了大门,感染体是通过气味寻找人的,我们把这里封闭了,暂时安全,可食物短缺,能源也是在使用蓄电池,我们感觉我们要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4-17 09:52:4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聚集地
  我拿着笔记本,久久说不出话来,因为他里面什么都没说,就提了一句被冰封的人,似乎是我。
  而他们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为什么冰封我,却什么都没说,就一句什么从黑暗中来,走向光明。
  断断续续的让我一头雾水,怔怔出神,看不出个究竟,没有线索。
  夏盈盈在旁边则看的清楚,大概猜出来了这本二十多年前的日记说的就是我。
  惊讶过后,便连连安慰道:“你现在苏醒了,终归是好事,别多想了,就当和我们一样,是活在这时代的人。反正这里比你想象的安全很多,不是常有蓝怪过来的,而且实验室也毁了,找不到活着的人了,你在想也没用,不如现在好好活着,就当穿越了时代。”
  还笑道:“至于其他的,你不要担心,吃住的问题,我来安排,这里有聚集地,还有很多人,都非常好,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他们,到时那里就是你的家,他们一定会把你当做家人看待。”
  “家?!”
  这个词让我心中一动。
  我现在无处可去,什么都不知道,两眼茫茫,根本不知道要干什么,所以以目前的情况只能听从她的,先安顿下来是最好的选择。
  便无奈的点了点头,“行,我跟你走,听你的。”
  收好笔记本,又看了看这个实验室,看没什么可找的了,才重新关好大铁门,走了出去。
  这时月亮已经出来了,好像还是一百年前的月亮,可我却已经不是一百年前的我了。
  一路上几乎大脑空白的随着她一个街道一个街道的走,最后在月亮的下,慢慢的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停车场,还是地下三层的停车场。
  我就也见到了他们所谓的聚集地,一下子也是出现了不少人。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应俱全,都在这里。
  点着篝火,正在聊天,忙碌。
  夏盈盈立刻问道:“我爷爷呢?我有事找他,我带了一个新的人回来。”
  “新人?!”
  这个词对于这里来说,太过于惊讶了,因为好久没有发现存活下来的新人了,立刻看了过来。
  看我高高的个子,一米八五上下,挺魁梧的,就都露出了笑颜。
  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说道:“在里面,正好,刚才还问你呢,就怕你出事,如果在不回来,就该让人去找你了。”
  还冲我笑着点了点头。
  非常的和蔼,看样子对能在末世存活下来的人来说,有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都非常平和。
  这也是这座偌大城市里唯一的一些人了。
  我的心就慢慢安定了许多,随着夏盈盈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听她介绍,道:“我爷爷活了七十多岁了,是这个聚集地,最早的创建人之一,大家都听他的,我家我爸爸、妈妈、奶奶都死了,就我和爷爷相依为命,她很溺爱我,一定会留下你的。”
  笑呵呵进了一个房间。
  里面正做着一个老人,老人前点这一个火堆,上面正煮着粥,在那添火,旁边还有一个黑人,宛如一个黑塔一样,在那坐着。
  老人一看到我和夏盈盈进去,就眉头一紧。
  夏盈盈笑呵呵的介绍道:“爷爷,今天我在外面遇到了危险,幸亏他,救了我,他一个人,我就把他带来了聚集地。”
  然后过去做到了他爷爷身边,娇滴滴的说道:“爷爷,我知道我自己乱出去跑,很不好,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自己乱出去了,一定听你的话。”
  笑呵呵的想让她爷爷收留我。
  她爷爷,已经一头白发,还有一缕白色胡须,站了起来,已经微微有些佝偻。
  看了看我,道:“多谢你救了我孙女,我叫,夏风,欢迎你来聚集地,坐下吧。”
  倒是很痛快,直接收下了我,让我一喜,坐了过去。
  可我一坐下,就看到了旁边那个黑人小伙子,魁梧的不像话,浑身都是肌肉,正在那吹火,一看我看他。
  还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呲牙笑道:“你好,我叫泰坦,我是夏爷爷捡的孤儿,一直在这里长大。”
  标准的普通话,肯定是从记事起就在这里了。
  要不然不可能黑人说的这么顺。
  我就点了点头,道:“我叫李唐,我……”
  往后的话,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夏盈盈就在他爷爷耳边说了说。
  夏风有些惊讶,但还是晃手道:“泰坦,你去收拾收拾你的房间吧,一会儿李唐去你那里住。”
  “嗯,爷爷。”
  泰坦露着两拍洁白的牙齿,站了起来走了。
  身高超过两米一,魁梧的感觉就像一个方块人,全是肌肉,宛如一坐小山。
  让我不由多看了两眼。
  这时夏风则直接问道:“盈盈说,你被冰封二十多年,被人当做小白鼠在我们旁边的实验室,做实验,今天才苏醒,而且完全不知道末世的事?”
  刚才的内容夏盈盈都看到了,但一百年的事,我没说。
  不过现在他们是唯一收留我的人,而且他今年七十多岁,我正好可以问一问,或许有线索。
  就认真说道“应该是这么回事,但不是二十多年,而是被冰封了整整一百年,2020年,我被冰封的,一直到现在,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被冰封,我为什么会在现在醒来,我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一切的一切我都不知道。”
  还叹了口气,“我也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然后又问道:“您活了七十多,赶上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人被冰封啊,什么科技研究,他们似乎在上海了很长时间,你不知道。”
  夏风惊讶的目瞪口呆,没想到我比他大,被冰封了整整一百年,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我没听说过,也从不知道就在我们不远处,居然有科学研究所,如果不是盈盈遇到你,我都不敢想象,有人可以被冰封一百年,而且还出现在了我的明前。”
  伸出苍老的双手,摸了摸我的眼袋,笑道:“一切的一切都很好,你的身体也恢复的很好,真不敢想象,你现在一百二十多岁?”
  哈哈的笑了,“比我还大了差不多一倍呢。”
  夏盈盈也惊讶了,但还是撇嘴说道:“什么啊,他就顶多二十五,被冰封了,身体也没变化,就是这个时代的人,就二十五。”
  坐到我的边上,拱了拱我。
  我现在满脑子全是我为什么会被冰封的事,原本想找个人问问,结果也是无人知晓,就低下了头。
  夏风看出了我的感觉,说道:“你先不要着急,不是刚刚苏醒吗?就先住下来。盈盈刚才说的很对,你现在还是二十五,命运既然让你复活,你就是生活在这个时代下的人,我们聚集地的一份子。”
  哈哈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很热情的收纳了我。
  我连连点头,感激的说道:“嗯,我会慢慢适应的,也很感激你们的收留。”
  但我知道,以我的性格,我一定会去找寻我的秘密,所以这里绝对不是我长久的安身之所。
  我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在这里是不可能有答案的,必须找到政府,政府那里或许会有资料。
  可这时,我的肚子又咕咕叫了。
  从我醒来,就喝了几口水,还没吃饭呢,蓝怪一闹倒是忘记了,这时又响了起来,而且还非常的响。
  一下子全都笑了。
  夏风就说道:“先吃粥,吃粥,还有,馒头,先吃饱,吃饱了才是大事。”
  递给了我。
  我也没在客气,热乎乎的立刻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馒头是新蒸的,粥也不错。
  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我也没管,虽说味道有些发霉的感觉,但还是大口大口的吃了。
  夏盈盈也没管自己,一个劲的帮我盛:“慢点,慢点,没人和你抢。”
  我就擦了擦嘴说道:“你也吃,我,我是饿极了,身体似乎一遇到饭,就全都被激发了一般,饿的不行。”
  “那就吃,别管我,我不是特别饿。”
  笑呵呵的继续帮我。
  夏风也连连挥手让我吃,很高兴,一个劲的点头。
  我就狼吞虎咽的吃了四个馒头,七八碗粥,才总算饱了,一下子心情也恢复了,整个身体暖洋洋的让我呲牙笑道:“现在才找到活在当下的感觉。”
  哈哈笑了。
  夏风、夏盈盈也笑了。
  之后,夏风就说道:“你的事,太诡异,就咱们三个知道就行了,不要和别人说了,如果聚集地的人问起,你就说,是从外地来的,无依无靠,路过上海,救了盈盈,就行了。”
  这是怕我被孤立,让我不舒服。
  我心里明白,这是我的秘密,点了点头。
  夏风就又说道:“那就去找泰坦吧,先住一晚,明天开始新生活,什么事都需要一步一步来。”
  夏盈盈就站了起来,拉着我道:“我带你去泰坦的房间,看看你住的地方。”
  咯咯笑着带着我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4-17 09:52:5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兑换之戒
  夏盈盈带着我在停车场里,绕啊饶的,饶了好几个弯,才到了一个房间边,推门而近,就看到了刚才黑塔一般的泰坦。
  泰坦正在收拾房间,看道我们,呲牙笑道:“盈盈姐,你也来了啊,我收拾的差不多了。”
  夏盈盈晃手道:“没事,我帮他收拾就行,你先出去吧,去找他们玩玩,白天不让活动,晚上在不去还不得闷死。”
  泰坦呲牙一笑,就出去了。
  房间里,就剩下了我和夏盈盈。
  夏盈盈帮我收拾床铺,一个木板床,垫上了被子,还有被褥,旁边就是泰坦的床,也差不多。
  之后还有一张桌子,放着一些乱七八糟,很多我不认识的东西。
  我就瞧了瞧。
  夏盈盈就在那一边帮我收拾,一边还说呢:“这里不错吧,我说的也没错吧,一定会收留你的,可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这里以后也就是你的家了。”
  不大,很小,很像我当兵时的房间,是有一种家的感觉。
  我吃饱了,心里也暖和了,就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是不错,可以落脚,也多谢你了。”
  之后又看着她在那撅着臀儿收拾被褥,圆满丰润的,水蜜桃一般,也知道她的想法,就从后面抱了过去。
  她则立刻一紧,嘟囔道:“干嘛啊,一上来就耍流氓,一百年前的人,就这样啊。”回声推开了我。
  却是眼袋桃花,媚眼如丝的咬着嫩红的小嘴唇说道:“别让人看见,我爷爷不让我随便和别人乱来。”
  这下我反而笑了,拉着她坐在床上说道:“你爷爷不傻,让我留下,就是同意了。”
  侧身看着那娇羞的脸蛋,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先谢谢你,让我有了安身之所,要不然我现在不一定什么情况呢。”
  她嘟嘴道:“这算什么话,感谢我,就好好表现,让我爷爷真同意才是真的。”然后继续在那拱着身子帮我收拾被褥。
  纤长的美腿,翘挺的臀儿,如柳的腰肢,绝美的脸蛋,绝对是个美人坯子。
  我就环住她的腰,让她坐在了我的腿上。
  在被冰封前,我可没有这样的好机会,和这样的混血女孩亲亲我我,就也乐此不疲的享受。
  温饱之后思淫欲,在她身上抚摸起来。
  熟门熟路,大呼过瘾。
  她呢,却又突然推开了我,嘟着小嘴问道:“我跟你可以,我蛮喜欢你的,但你得和我说清楚吧,你以前的事,还有你脖子上挂的戒指,是谁的啊,你原来是不是有过女人啊,结过婚啊。”
  “戒指?脖子上的戒指?”
  我有些发懵,不明所以。
  这时一看,才突然发现,我脖子上真多了一个戒指,一直没注意,怎么就多了一个戒指啊。
  拿在手里好好看了看,还从脖子上摘了下来,就是一条线在绑着,几乎就在脖子上,所以一直没注意。
  这时拿在手里,感觉就是一个铁环似的东西,一个文字也没有,让我惊奇不已。
  为什么我的脖子子上会有这个,我没带过啊。
  夏盈盈又嘟着小嘴问道:“你不知道?”
  我点了点头,“我从没买过什么戒指,而且我记得我醒来时,是什么都没有的,随便找了衣服就穿上了,怎么就又多了一个戒指呢?”
  按说,这样实验,不会让人身上有东西的,所以这个东西肯定很不正常。
  也肯定和我被冰封有直接关系。
  因为一直在我身上,就在脖子根上绑着,不可能是醒来之后的事,肯定是冰封前就戴在了脖子上,让我完全糊涂了。
  他难道也陪我渡过了一百年,那为什么呆在我脖子上啊,挠头不止。
  夏盈盈也摸了摸,看了看,然后问道:“你只记得你苏醒之后的事吗?苏醒前,你还记得什么啊?”
  缩进我怀里,问道:“和我讲讲,我很好奇原来你是什么人。”
  我在那里,想了想,就嘟囔道:“我原来是名军人,特种兵,执行各种任务,结果有一次,上级为了让我们去救一名被东突组织绑架的记者,害的我的很多弟兄都死了。后来我才知道,是他以权谋私,情报有误,想故意害我们,而且我的上级还想把事故推到我的身上,我的兄弟都死了,我也懒得活了,就把我的那个上级杀了。
  谋害上级,在军事法庭,必死无疑,虽说最后他以权谋私的事,被调查出来了,但我还是逃脱不了被枪毙的命运。
  我记得那天,我在临行前,一些战友,给我弄了点酒,我就喝的有点多,之后醉醺醺的被带去了法场,应该是被枪毙了。
  可没想到转眼间,我就到了一百年后,而且还稀里糊涂的脖子上挂着一个戒指,让我实在想不出来,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摸索着戒指,如一头低沉的豹子,在那低沉的咬牙。
  夏盈盈抱住了我,嘟囔道:“别想了,别想了,这就是命运,我感觉你肯定是因为身体好的缘故,或者其他缘故,没被杀死,而是被当做小白鼠,去做了实验,应该就是这样。”
  “那为什么,我脖子上又挂着一个戒指呢,这个戒指又代表着什么呢。”
  我脑子乱糟糟的难受的不行。
  夏盈盈连连安慰的说道:“想不出,就暂时别想了,我不说了吗,你就当生活在这个时代,如果有机会的话,就去调查,没机会就先别想了,反正想不出。”
  还缩进我的怀里,把我压在了床上。
  我虽然郁闷,可也不是卫道士,就也一翻身的把她压在了身下,至于那个戒指,绳子已经断了,就戴在了手上,叹道:“那就先不想了,收拾你这个大美妞。”
  呵呵笑着,继续享受夏盈盈这个美女。
  修长笔直的大腿,娇嫩的丰满的臀儿,还有那高耸如山峰的酥胸。
  让我爱不释手。
  她也激动回应,在末世下,似乎每个人都很享受当下的这种感觉。
  可也不能太过于肆意妄为。
  夏盈盈身子酥软的说道:“我爷爷还等着我呢,下次,下次再说,我得回去了。”开始穿衣服。
  我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她给了我一飞吻,笑呵呵走了。
  我才长出了一口气,感受着余韵,想着今天苏醒之后的事,感觉如梦如幻。
  可这时突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寄主已经苏醒,兑换之戒正在启动,10、9、8、7、6……”
  我脑子嗡嗡作响,一下子惊住了,不知道哪来的声音,在看我的那个戒指,突然亮了,倒计时,也进入了到了最后:“3、2、1、0,开启。”
  然后突然一个声音响起,“终于苏醒了,终于被人唤醒了,太好了。”
  一个声音,在我耳中想起。
  我瞬间懵了,但也意识到了,是这个戒指有问题,在和我说话。
  那么是不是和我被冰封的秘密有关啊,就说道:“你是谁,你在哪,这个戒子又是怎么回事,还有,我为什么被冰封。”
  那个声音笑道:“你别激动,你说的这些,我只能把我知道的和你说,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然后在戒指上面,出现了一层光亮,之后声音继续在我脑海里响起,“我是兑换之戒,可以兑换一切的东西,只要你能拿出我需要的,就可以换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至于其他的,我一概不知,反正你戴上了兑换之戒,你就是我的寄主。”
  “寄主?”
  我更蒙圈了,连连问道:“我想问的是,我为什么被冰封,为什么被冰封了一百年,你又为什么挂在我的脖子上。”
  兑换之戒沉吟了一下道:“对不起,这个我不知道,我的脑海里除了资料之外什么也没有,而且我也刚刚苏醒,至于你说的什么,我为什么挂在你的脖子上,嗯,我也不知道,反正你现在带着兑换之戒,就成为了我的寄主。”
  我彻底懵了。
  因为这件事似乎越来越大了,我身上带着的秘密,似乎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一个戒指挂在了我的脖子上。
  之后呢,这个戒指居然会说话,还什么兑换之戒,我在那捶胸顿足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啊。”
  他笑道:“我来自宇宙,我自来空间,我来自任何可能出现我的地方,我无所不在,我无所不能,我能兑换一切,连接一切的空间,只要你想换什么,我就可以给你什么,当然你也得复出什么。”
  我骂了娘,“我想知道我为什么被冰封,为什么没被枪决,你为什么被挂在我脖子上。”
  他这下又闭嘴了,之后咋舌道:“这个,这个不在我的服务区,还有,你能不能说点别的,我真的很强,你应该为获得我而高兴,而不是在这纠结这些小事。”
  “小事?这对于我来说,就是大事。”
  我把兑换之戒从我手上又摘了下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跟着我,什么寄主之类的,但你最起码要把事情和我说清楚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2020 拾光网~属于你的漫时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大同网安警务

潮童摄影-亲子摄影-纯-摄影工作室

《拾光网》大同首家母婴情感社区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本站内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1803231296 公司名称:大同雨墨拾光城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客服QQ:139352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