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美人图》小说作品欣赏 作者:歌怨

[ 复制链接 ]
《美人图》小说作品欣赏 作者:歌怨
声明:本书由拾光(https://www.dtpsychology.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大同市首家母婴情感社区,育儿早教,亲子教育,健康养生,怀孕知识,大同历史,时尚辣妈,旅游生活,大同儿童摄影,大同幼儿园,两性话题,大同早教中心,亲子游记,大同补习班,大同舞蹈培育,大同街舞学校,大同艺校,大同艺术培训,小说网站,大同亲子照,亲子教育,潮童摄影,小说txt下载,大同孕妇摄影,大同好店推荐,大同生活资讯,心理网,医美整形,母婴成长的情感社区...
亲,喜欢本站,请分享给身边的好友哦,本站支持手机访问,微信访问,方便快捷的互动模式,让你随时随地互动,更多精彩内容,持续增加中...

作品简介:
  那晚他霸道将我壁咚在墙上,离开时留下一句。
  “来日定会娶你。”
  这只男鬼,好难缠啊啊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6、本站将为您提供全方位的孕育知识,婴童知识,同城教育机构推荐!
7、本站将为您提供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博士生的学习资料!
8、加入大同孕婴童教育网,分享自己的最美时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条评论

火狐 楼主 2020-4-15 09:51:5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花开彼岸


第001章 他是谁
  上大学那会,由于家里不是太富裕,所以在外面找了份兼职,却因此经常回学校晚了进不去,所以就在一个小巷子里,花三百块钱租了一间房子。
  夏天热的厉害,电风扇放在一旁呲呲作响,可却根本感觉不到有凉风,被热的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就在自己迷迷糊糊快要睡下去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砰的一声,木头做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由于是晚上,视线模糊,根本看不清他的面貌,只能接着月色看见一个男人的轮廓。
  门被他虚掩上的瞬间,我感受到了一股凉意,而他高大的身姿在空中摇摇欲坠,仿佛就要应声倒地。
  黑暗中,我感觉到他摇摇晃晃的朝着我走来,手中一片炙热,是自己害怕的发抖的双手被人握上,随后感到脖子一凉,我轻轻低下眼睛,看到一把在黑暗中发亮的匕首抵在了我的脖子上。
  “别动。”
  他的声音从我的耳后响起,明明十分虚弱,却带着几分低沉。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和阵阵的追逐声。
  “一间一间屋子的搜!”一个十分雄厚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这男的……不会是逃犯吧?
  拿匕首抵着我的男子,忽然俯下身子,将我压在了身下,我能够透着单薄的衣着,感受到他因为外面声音,而紧绷的肌肉。
  随后一阵撕拉声,在我的耳边响起,当我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扒光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用他那高大的身躯将我压在了身下,我的浑身上下打了个冷颤,他身上,好凉。
  我早就被吓的六神无主,不由得用那发抖的声音,问他到底想要干嘛?
  可是,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而自己挣扎的动作,却根本不被他放在眼底。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急迫的敲门声“砰砰砰”的响起。
  搜查的人,搜到了我家门口!
  一声“对不起”从空气中飘进了我的耳边。
  随后他一个用力,似乎进入了什么。
  我只感觉身体的某处撕裂了开来,直接疼的大叫了起来,想要推开他,这些举动在他的眼中仿佛成了挠痒痒。
  他这么做是想要迷惑外面的人吗?我真的要怀疑他刚才的虚弱全是装出来的,不然现在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
  我的双手狠狠的在他身后抓挠,恨不得让他身上毁容!
  他就像是感受不到一样动作根本不停下,只是渐渐变的温柔。
  就在这时,在门外早就等得不耐烦的搜查队“嘭”的一声踢开了本就被男子虚掩的大门。
  迎接他们的,是听的让人脸红的娇喘和粗重的喘息……
  我一见搜查队的人进来,简直是看到了救星,张大了嘴就想要呼救,却被男子一个深吻给吞了进去,而身上挣扎的动作却成为了迎合。
  搜查队人见此,也不好意思进来,说一句打扰了,还顺便关好了被踢坏的木门。
  口齿间,夹杂着他的气息,此刻的我再也没有力气反抗,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双眼,泪,从我的眼角处流下。
  在我快要昏迷之前,男子的唇附在了我的耳边,用那低沉却又夹杂着承诺的话道。
  “来日定会娶你。”
  可是我却给不了他任何回应……
  第二天一大早,我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掀开自己床上的被子,看到床单上那一抹鲜红的颜色,我立即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发现床上没有精液,我住的地方又是人流量比较大的老巷子,找不到物证,再加上这里刚好是监控死角,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这个地方,我是再也不敢住了,自己在这个冰冷的城市里只有小叔一个亲人,不得已只能给小叔打了个电话。
  小叔是独居,人在外地,接到我电话的时候很意外,当我说想在他家住几天的时候他也没什么意见,说他有把钥匙放在了物业,让我去拿就好了。
  把自己的东西大致的收拾了一遍,却发现自己的枕头旁边竟然有一块白里透红的玉佩,说是白里透红都夸张了,因为这块玉佩中的红色竟然像血液一样可以在玉佩里面流动,而且玉佩的雕饰精美,看样子价值不菲……
  这显然不可能是警察留下的,而我自己也没有……
  难道,是昨天晚上的那人留下的?
  在物业取了钥匙,进了小叔家之后,我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竟然就这样瘫软在沙发上睡着了。
  梦里,我梦见自己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古代嫁衣,走进了一间十分古朴的院子里,院子的周围挂满了红布,上面还贴着烫金了的喜字,可是高堂之下的两幅大红棺材,却将这诡异的氛围衬托的十分诡异。
  一个穿着大红色,像是新郎官的男子站在了棺材的旁边,看不清面容,却能够看出他那煞白的脸色,似乎是瞧见了我朝着他走去,他对梦中的我伸出了宽大的右手,嘴角还勾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直接被这画面给吓醒,浑身早就被冷汗打湿,不断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安慰自己这只是梦,可是看到了自己手上这枚白色的玉佩,还是被吓的不轻……
  梦中的那个新郎官腰间,别了一枚和我一模一样的。
  这枚玉佩握在我的手中就像是一枚烫手山芋,我无数次都想要把它扔出去,奇怪的是,当我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我怎么扔,这枚玉佩都离不开我的手掌心。
  就在这时,门铃声响起,难道是有人来找小叔?
  我跑出去开了门,却发现现在的天色已深,门外连个人影都没有,余光一闪,看到了脚下有个大红色盒子,我把它打开一看,吓的直接把这盒子给丢出去好远。
  这盒子里,竟然放了一件血色嫁衣!
  更可怕的是,这件血色嫁衣,和我梦里穿的那件衣服一模一样……
  我迅速的将门关上,浑身发抖的厉害,背靠在门上心跳加速,不断的拍打自己的胸口安慰自己别多想,只是有人在恶作剧。
  情绪一激动,眼泪止不住的从眼角落下,先前坚强的伪装全部落下,自己才二十岁的年纪,被人强暴了以后怎么办?
  虽然警察来了找不到任何线索,只能不了了之,可是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像电影回放一样历历在目,根本做不了假,可是梦里的那个新郎官又是怎么回事?
  不由得我深吸一口气,暗自决定明天一早,自己回到原来住的地方搜查证据!
  第二天一早才刚到自己原先住的地方,就被吓了一大跳!
  床单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沾满了鲜血,墙上布满了血手印,地上也全是带血的脚印,可是这么多的血迹,我愣是没有闻到丝毫血腥的味道!
  到底是谁在恶作剧,还是有人想害我?
  站在这房间里,我只感觉有一股股凉气从我的脚底板冒起,一路冲上我的天灵盖,一个哆嗦,我直接跑出了屋子,颤抖着拿出手机打电话报警,之后跑到隔壁挨家挨户的敲门询问前天晚上的情况。
  可是这不问还好,越问我的脸色就越苍白……
  前天晚上那搜查队明明是挨家挨户的搜查想要抓到强暴我的那神秘男子,可是那么大的声响,周围的邻居不但没听见,居然还告诉我,根本没人敲过他们家的门。
  就在这时,我的肩膀忽然被人轻拍了一声,转过头去,却看见一张苍白的大脸正距离我不到几厘米的距离,我吓的没站稳,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地板上。
  发现来人是来办案的民警,我才松了一口气,心里嘀咕,差点被这警察给吓死了。
  警察把我从地上拉起,随后道。
  “现场我们已经看了,那红色的不是血,掌印和脚印都是被人用模具印上去的,和上次一样没有都没有找到可疑的线索,可是我们却调查到,这屋子的主人早在一年前就死了,是个独居老人,没有儿女,你是怎么租到这房子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4-15 09:52:14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2章 血色嫁衣
  我一听完警察的话,整个脑子都蒙了!呆滞了许久,我才连忙摇头说不可能,我在这里都住了三个月了,每个月老婆婆都会来收房租的。
  警察一听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白纸,白纸上有张照片,警察问我认识这个人吗?
  我点了点头,说认识,这是房东。
  可是,随着他的手往下指,我的脸色就越来越苍白。
  这张可不是普通的白纸,而是一张死亡证明,老婆婆真的在一年前就死了,那我看到的老婆婆又是怎么回事?……
  还不等我开口询问,警察的手机响起,接了个电话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离开之前让我有事记得联系他们。
  回家的路上,有风轻轻一吹我都感觉浑身打颤,仿佛有什么“人”从我的旁边经过。
  才走到小叔家门口,却发现之前被我丢的老远的那大红盒子又出现在了家门口,只当是隔壁邻居以为是小叔的东西,所以放回了家门口,不由得我深吸一口气快步上前将它捡起拿到了小区最外边的一个垃圾桶,刚想把它朝下丢,却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
  “有些东西,你最好别丢。”
  我看到这个短信,小手一抖,差点就把这大红盒子给丢进了垃圾桶,把盒子放在一旁,给这号码回了一条。
  “你是谁?”
  等了许久,也没见回信,等我想回拨电话的时候,已经提示不再服务器。
  因为这条短信,我也不敢把那大红盒子给丢进家门口,可是也不敢带进家里,所幸就把它放回了原来的位置,祈祷有人捡走。
  入了夜,才想起自己已经两天没去上课了,赶紧给老师打了个电话,请了几天病假,这才躺回了床上。
  目光有些呆滞的看向窗外,却感觉今晚的窗帘似乎有些奇怪,好像……站着个人?
  可是自己把灯一打开,又什么都没有,只当是最近发生的怪事太多,自己有些疑神疑鬼,也没当回事。
  什么时候睡着的,自己已经没有意识了,可是梦里,自己竟然又梦见了和昨天晚上相同的梦境!
  只见梦里的那新郎官尤为诡异,上一次见还是苍白的脸庞,而这一次,却有些阴的发黑,而且接连两次梦见他,我都看不清他的五官!
  唯有他腰间的那枚白玉佩一直刺痛着我的神经。
  我根本控制不了梦里的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走到那诡异新郎官的身旁,对他伸出手……
  就在我即将和他拜堂,周围响起诡异的唢呐声的同时,一声鸡鸣响起,我的双眼瞬间睁开,大梦初醒。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冒出的冷汗已经打湿了全身,拍了拍胸口,舒了一口气,还好都是梦。
  可是这不拍还好,一拍却发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儿了。
  低头一看,发现家门口那大红盒子里的血色嫁衣竟然穿在了自己身上!
  我被吓的浑身发抖,连忙打开了灯,将这衣服给脱了下来,却发现地上竟然有一连串的白脚印,一直接连到了家门口……
  而原先被自己关好的家门,竟然被人给打了开来,冷风从大门刮了进来,吹的我浑身毛孔全都竖了起来。
  “哒,哒,哒。”
  身后忽然传来了阵阵脚步声,仿佛是有人踩着高跟,仿佛是有人走在了木地板之上。
  可是等了好久,却没出现个人影,而我早就被吓的浑身发麻,站在原地不敢动弹,苍白的脸庞已经毫无血色。
  也不知道这样的一个姿势在原地维持了多久,脚步声一停下,我迅速的跑上前将大门关上,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自己裹进了被子。
  刚喘过气来,手机铃声却忽然响起,打破了周围的宁静,我深吸一口气,把手机拿起,发现来电人竟然是小叔。
  要知道我在这城市呆了这么些年,虽然最近得住他家,可是之前和小叔通电话的次数屈指可数,而小叔却是一次都没给我打过电话。
  而且现在,可是凌晨两点……
  小叔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他问我睡了没,我说没有,小叔却让我开门他钥匙丢了。
  原来是小叔回来了,我松了一口气,打开家门,看到小叔的一瞬间,我才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僵,有些害怕小叔进来……
  之前出现的白脚印,和那件血色嫁衣我还没收拾,要是小叔看见了……
  还不等我多想,小叔已经越过了我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
  而我再次回头的时候,别说什么白脚印血色嫁衣了!地上干净的一尘不染不说,就像是刚刚拖过的一样。
  要不是那些接二连三发生的怪事,我真的会以为一切都是一场梦境……
  说来也奇怪,自从小叔回来之后,倒是安稳了几天,先前发生的那些怪事一件没有,可是我却还是想弄明白,自己被人强奸这件事到底是恶作剧还是有人在算计?
  还有那个房东老婆婆是怎么回事?
  正当我想给房东老婆婆打电话的时候,我的手机却响了!
  来电人正是我想联系,却又有些害怕的房东老婆婆……
  深吸了一大口气,我才把电话给接了起来。
  “萧晓啊,你最近没在这里住了吗?怎么把房子弄的那么乱?”房东老婆婆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理作用,我竟然感觉房东老婆婆的声音特别的阴冷,明明隔着一个手机,我都感觉有一股凉气覆盖我的全身……
  本想找个理由搪塞过去,我却猛地想起了警察给我看的房东老婆婆的死亡证明!
  越发的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住进她的房子里却被人给“强奸”了,而且连警察都查不到任何证据不说,身边还开始怪事连连?
  不由得,从自己的嘴里传来了抽泣声,把这几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换了一个版本,改成了是被人抢劫,还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想要打草惊蛇,看看房东老婆婆的反应!
  谁料,房东老婆婆一边安慰,一边却一直约我想见一面,说有什么东西要给我。
  这下,我整个人都有些慌了。
  如果那死亡证明是真的,那这老婆婆可是死人啊!
  死人约我,我去了,那岂不是羊入虎口么?
  似乎是见我没反应,房东老婆婆又加了句,说是特别可怜我,她又无儿无女的,第一眼见我,就打心眼里喜欢,说把我交了半年的房租都一并退给我,让我去找她……
  被老婆婆的话语吓的有些蒙,以至于自己后面和她说了什么,都有些模糊不清了,只记得自己好像答应了明天傍晚和她见一面……
  入了夜把刚才和房东婆婆的事情抛在了脑后,觉得肚子有些饿,想要去厨房里找吃的,可是才打开房门,却看见了一个离去的身影,是小叔的,这么晚了,小叔要去哪?
  由于大小都是和奶奶一起在乡下里生活,所以对自己这个见面不多,接触也少,却极为神秘的小叔充满了好奇,脚下的步伐不由自主的跟了出去。
  可是这才跟出去,我就有些后悔了。
  现在明明是晚上十一点多,虽然已经挺晚,可是按照往常,小区的里还是有些人在走动的,不至于这么空旷,连路灯都有些黯淡。
  小叔的背影很挺拔,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才十七岁,他是长这个样子,可是现在我都二十来岁了,他还是长得这个样子,岁月不但没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反倒让他变的越来越有味道。
  一不留神,距离小叔有些远了,我想要跟上,却发现小叔拐进了一条小道,我刚走进去,却被吓了个半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4-15 09:52:29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3章 老婆婆
  这条小道很黑,黑到根本看不见尽头,周围却挂满了大红灯笼,活脱脱的像是鬼片里的场景,而此时的小叔,手上竟然抱着那件先前消失了的血色嫁衣朝着巷内缓缓走去。
  就在我看着这场景想要上前阻挠就在这时,一直被我放在口袋里,却被遗忘了的白玉佩忽然发出阵阵热芒,热的差点灼伤了我的皮肤……
  也正是这热芒将我瞬间拉回了理智,等我再次抬头的时候,前方哪还有什么小叔的人影啊,就连先前看到的那大红灯笼的巷子都一并消失不见。
  我将这块白玉佩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握在了手中,莫名的,带给了我阵阵的安全感,让我在这么诡异的夜晚一直平安回到了家中。
  等我到家之后却发现,小叔已经买好了宵夜,坐在客厅里望着我,仿佛是在等我。
  难道我刚才经历的,都是幻觉?
  容不得我多想,小叔已经开口问我。
  “这么晚,一个女孩子去哪了?”
  我抿着唇,面色惨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仿佛是见我没说话,小叔也没多问,让我一起坐下来把宵夜吃了之后便回了房间。
  一整个晚上,躺在床上思来想去都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总感觉似乎有一块大网在渐渐笼罩着我,好像我走的每一步路,都被人算计的天衣无缝。
  第二天一大早,盯着两只黑眼圈从床上爬了起来,刚刚洗漱好,就听见了放在床上的电话响起,想要去接,却发现小叔的速度比我更快,在我才踏出卫生间就已经把电话给接了起来。
  看样子,电话是老师打来的,毕竟我已经请病假,有很多天没有去上课了。
  可是现在的我,不弄清楚自己被人“强暴”这件事,哪有心思回去上课?
  刚想从小叔手里拿过电话,小叔就帮我回答了老师,说让我在休息几天就会回去上课,之后把电话挂了,才交还回我的手上,做完这些举动,还问了我句。
  “最近身体哪不舒服了,看你精神不太好。”
  我轻轻笑了笑,打了个马虎眼,说自己最近可能是因为兼职操劳过度,想休息几天。
  小叔听后,点了点头,说让我自己注意身体之后也没在说什么。
  可是小叔今天的举动在我眼里未免有些太过反常了,在加上昨天晚上那怪事,还有我和小叔平常交流都难得超过三句话,他今天为什么会抢接我的电话?而且还在问我态度之前,就先回复老师?
  好几天没出去兼职,没去上课,呆在小叔家里都有些无所事事,直到临近傍晚接到房东老婆婆的电话,我才想起来昨天懵懵懂懂的答应了和她见面这件事!
  可是,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根本找不到理由推辞,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换衣服的同时顺便在脸上打了一层轻薄的粉底液,恰好遮住了一夜未眠那黯淡的肤色,刚想拿起手机,却想起了给我看房东老婆婆死亡证明的那个警察!
  还记得那警察临走前用了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我,还留下一句,要是有什么事,记得联系他们。
  现在这个“死而复生”的房东老婆婆约我见面,算是大事吗?
  因为先前已经打草惊蛇过一次,这次也没敢太过张扬,只是把这警察的电话设置了一个快捷呼叫,便去见了房东老婆婆。
  到了先前的出租房,我才想起来,好像自己从来没有在大白天和房东老婆婆见面,要么是傍晚太阳下山,要么是下雨阴天……
  而此刻的我站在出租房门口,寸步都不敢埋进去,总感觉这间屋子就像是开了空调一样,不断有凉气从里面往外溢,双唇有些发抖,一咬牙还是走了进去。
  进去的时候却看见一个忙碌的身影,是房东老婆婆,她在帮我收拾屋子原先的残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这忙碌的身影太像记忆里的一个人,我的眼中竟然蓄满了泪水。
  自从被送来城里上学,奶奶让我无论如何都不准回家,自己已经有几年没有见过奶奶了吧?
  仿佛是察觉到了我的到来,房东老婆婆回过头,对我笑了笑,笑容非常的慈祥,甚至让我有种错觉,那警察给的死亡证明才是假的吧?
  房东老婆婆这么大一活人站在我面前,怎么可能已经死了一年?
  屋子已经被收拾的很干净,房东老婆婆拉着我在床边坐下,仔细的询问了我的情况,一边安慰我,一边拉着我的手,可是手上传来冰凉的触感,却让我下意识的想要浑身一颤,硬生生的给忍在了半空。
  这种感觉很难受,却又拉回了我的理智。
  哪有老人的手,会这么的凉?这种冰凉,仿佛还能透过血肉渗进我的骨子里。
  我和她有问有答的聊了得有半个小时,每当我提出想要走的时候,都能被房东老婆婆用各种话语叉开话题,一直和我扯着废话,把我的耐心都快要磨光的时候,才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的红钞票,说是很对不起我,让我住了这种房子,还被人给“抢劫”了,现在把房租退给我。
  我将这钱放进了口袋,想要开口的时候,她却又拿出了一张纸,这是房产转让书,说让我别嫌弃她这房子旧,她特别喜欢我,膝下无儿无女的,硬要让我收下。
  可是死人的东西,我哪敢要?
  正当我想要推辞的时候,房东老婆婆哭了。
  边哭,还边拽着我的手,说她这一生过的多么多么可怜,这么老了,要是哪天死了都没儿女送终,她也不是白送我这间屋子的,让我有空给她打打电话,要是哪天她出了事,也还能有人惦记着。
  要是先前我没看到房东老婆婆的死亡证明,我还真能被她这句话给唬了去,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黯淡了下来,而她话语中的“送终”二字也彻底打醒了我,让我知道在呆在这里很有可能会出事,连忙开口拒绝,说给她打打电话还是可以的,可是这房子,自己是真的不敢收。
  而这房东老婆婆,就像是铁了心一般,和我你来我往又扯了半个多小时,让我本来就不安的心变的更加毛躁。
  我甚至都害怕在这里会出现意外,一只手一只藏在口袋里,要是真出事就马上给那警察打电话了!
  许是僵持许久,谁都没有退让,该说的话已经说完,忽然失了话语,我和房东老婆婆谁都没有率先开口,场面忽然安静了下来,周围的温度仿佛也冷上了几分……
  最后还是房东老婆婆妥协,说我不愿意就算了,但是让我必须收下一个锦囊,无论如何都不能打开,这个锦囊会自己打开。
  见她态度坚决,我也很果断的将锦囊接过,毕竟一个锦囊而已,拿回去到时候丢了也没人知道。
  说来也巧,我锦囊一收,房东老婆婆也不留我了,主动放我回去不说,还让我路上注意安全。
  一从出租屋走出来,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周围的天已经黑了,而出租屋所在的位置又是老城区,不太好打车,得走上十几二十分钟路程才能走的出去,我也只能在这阴暗古老的街上一边欣赏“月光”,一边走着。
  谁曾想,就在我抬着头,即将走到一个拐弯路口的刹那,被一个迎面而来的男子直接撞到,他的动作很慌张,爬起来就跑,而前方还时不时传来呐喊的声音,仿佛是被人追逐。
  我被这场面吓的不行,立即加快脚步绕道而行,却在快走出老城区才发现,自己的手上好像少了什么东西。
  少了的,是房东老婆婆给我的锦囊……
  而我回到原先的拐弯路口,哪还有掉落的锦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4-15 09:52:43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4章 凶杀现场
  第二天一大早,我是被上次那个警察的来电给吵醒的,电话刚接起,他的第一句话问的就是我有没掉落一个锦囊?
  我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话音才刚落,警察却说我和一起凶杀案有关,让我去警察局一趟做个调查。
  警察的这句话瞬间把我吓的从梦中惊醒,这才反应过来警察说的是昨天房东老婆婆给我的那个锦囊!
  可是,锦囊丢了,我怎么会和一起凶杀案有关系?
  仿佛是将话语送到,警察也没和我废话,电话挂断之后独留我一人在房间里思来想去想不出一个所以然。
  才到警察局,我就见到了昨天遗失的那个锦囊。
  不同的是,昨天房东老婆婆给我的时候,锦囊上可是镶满了金丝贵气十足,而此刻放在我面前的这个锦囊上则是沾满了鲜血……
  和锦囊一起交给我的,还有几张凶杀现场的照片,我接到这几张照片的时候被吓的一个没接住,照片散落了一地。
  这些照片是在凶杀现场拍的,场景很陌生我可以肯定是我从来都没有去过的地方,可是这照片里的“尸体”却非常诡异,因为他根本不是躺在地上的,而是站在屋子的最中央,周围血流成河,四周的墙上还被人砸了钉子,线的一头穿过尸体的身躯,另外一头绕在了钉子上,仿佛是故意将这具尸体摆成了一副“图案”。
  尸体的手捂着脸,仿佛是在娇笑,又硬生生的挤出半张脸朝着门外看去,还有两根丝线专门穿过他的眼睛和嘴巴,让尸体的表情瞬间活了过来,要不是因为表情的诡异,我真的会以为照片里的是一个活人……
  从照片里可以看出凶杀现场里被东拉西扯出来的线足足有上百根,密密麻麻的,像个蜘蛛网一样,实在难以想象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完成的。
  而每张照片里最为醒目的则是这具站立着尸体的嘴里咬着的锦囊……
  警察看到我被照片吓的浑身发抖,也没多说什么,淡定的将散落在地的照片一张张的收了起来,随后坐到我的身旁开口道。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
  我紧张的摇了摇头,这照片里不但场景陌生,就连那具尸体我都可以保证自己从来没见过!唯独只有那个锦囊,是经过我的手……
  坐在我身旁的这位警察就是上次调查我被“强奸”的那位,身形高高瘦瘦的,脖子上还带着一个工作牌,上面写了他的名字,秦峥,却没写他的职称。
  秦峥盯了我有好一会,忽然站起身进了前方的一个小房间里,许久才出来,出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沓文件,甩在了我面前。
  因为刚才被那些照片吓的我还惊魂未定,一时间有些不敢去打开文件,秦峥也不说话,一边用那犀利的眼神盯着我,一边伸手将这沓文件给打了开来。
  “你看看这些照片,认识上面的人吗?”
  秦峥手脚麻利的将文件里的照片放在了我眼前,而我只瞅一眼,却被吓的不轻!
  若说刚才是浑身发抖,那么现在只感觉自己是坠入了冰坛!
  照片里的人我可一点都不陌生!正是昨天晚上才见到,要把房子送给我的房东老婆婆……
  只见照片里的房东老婆婆不但和之前那具尸体的死状一模一样,就连嘴里都一样叼着那枚镶金的锦囊……
  这下,我是真的彻底相信房东老婆婆是死人了,可是我一想到昨天竟然和一个死人单独呆了那么久,浑身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而且,房东老婆婆死亡的地方正是我住了三个月,还在那里被人“强奸”的老房子……
  但是这尸体和房东老婆婆的死状一模一样,却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硬着头皮,抬起了头给秦峥警官投了一个不解的神色。
  “本来是没有你事的,可是这具男尸死亡的案发现场就在你当时的出租屋附近,而且搜遍了整个凶案现场,别说是脚印了,就连一个可疑的指纹都看不见,唯独那个锦囊上面有个女性的指纹,并且和你的吻合。”
  秦峥不紧不慢的说着,眼神却直勾勾的看着我,越看,我的后背越发虚。
  因为上次被人“强奸”报警,有在警察局里留下自己的指纹,却想不到能牵扯出这么多事来。
  仿佛是见我默不作声,秦峥继续道。
  “从附近的监控可以看出你在昨天去了老城区。”
  不得不说秦峥这个警官当的称职,句句吊足了我的胃口,却也让我知道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我的身上。
  “所以,你们觉得人是我杀的吗?”
  我才开口就有些反悔,却从秦峥那狡黠的双眸中看出自己没有后悔药了……
  “这句话我可没有说过,而且你进入老城区的时间不超过三个小时,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你离开之后,你现在需要做的是配合我们把你昨天发生的一切说出来,包括你怎么得到的那个锦囊。”
  秦峥的话语刚落,我心中的怒意瞬间燃烧了起来,感情我这是都被这只老狐狸给算计的死死的?
  可是现在的我,却只能暗自将这口气吞下,好声好气的开口。
  “昨天是我的房东廖翠莲约我在老城区见面,锦囊也是她给我的,至于她已经死了一年,为什么还能把房子租给我,我还能看见她我也不知道,锦囊是我在半路被人撞掉的。”
  秦峥听完没有给我回应,而是若有若无的点了点头,有些好笑的开口。
  “你的意思是,你见鬼了?”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秦峥却“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随后道。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到你那房东的,可是我信了,至于那个锦囊,不是被人撞掉的,应该是被偷的,因为死者生前有盗窃的前科,入过狱。”
  也就是说,本来要死的是我?这个贼却巧合的成为了我的替死鬼?
  还不等我反应,秦峥却把那锦囊塞在了我的手上让我带回去,要是那个鬼房东在来找我记得联系他。
  我心中真的是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要死人的东西给我,这不是咒我死吗?
  可是从他的眼底我看到了一丝不容拒绝的意思,这锦囊就如同烫手山芋,让我想丢丢不得,想拿又不敢拿。
  直到秦峥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用那肯定却又带着蛊惑的语气再三的保证这锦囊我拿回去一定不会出事,要是出事有他担着!
  竟然真的拿着这个染血的锦囊出了警察局,到了家中,被冷风一吹,我这才猛地惊醒,想把锦囊丢掉已经晚了……
  这东西要是丢了,应该会更麻烦吧?不得已,我只能将这锦囊锁紧了书桌的柜子里。
  做完这一切,这才松了一口气,想要出去吃晚饭,却发现家里根本没有小叔的踪影。
  而桌上,竟然放着那消失已久,被我“遗忘”了的大红盒子。
  果不其然,我将盒子打开,里面赫然躺着那件红的发亮的血色嫁衣,可是我不解的是,为什么小叔在的时候,这件嫁衣就会消失不见,小叔人一不在家,这件衣服又会出现?
  还有我那天晚上看到的小叔抱着这件嫁衣走进个小胡同里真的是幻觉吗?
  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这一切?他为什么要算计我?
  小叔会不会也和这件事有关?或者是知道什么?
  我的手轻轻抚上了这件血色嫁衣,刚想把这盒子给合上丢出去,却发现自己的指尖一疼,仿佛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给刮开了一道口子,血顺着那道口子滴在了嫁衣的上面,只是一瞬间,便融进了这件衣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4-15 09:52:59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5章 白玉佩
  就在我的血融进了血色嫁衣的同时,指尖上被划开的口子也自动愈合了起来,而这件嫁衣上却再也看不见任何血迹!
  我被这件诡异的血色嫁衣吓的不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把它的盖子合上走到小区最外面的垃圾桶正想要丢,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这个场景我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上一次我想丢这件嫁衣的时候,也是有人给我发了短信!
  深吸一口气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我将短信点开,却发现这条短信,好像是在帮我?
  “别丢这件衣服,可以保你一命。”
  这个号码和上次给我发短信的是同一个,可是号码的主人会是谁?
  念头一闪,我猛地回头望了一眼,却发现后头的草丛里好像有人走动十分匆忙,我猛地追了上去,却只能看到一名男子匆忙离去的背影。
  难道,我一直被这个男子监视着吗?
  男子的背影十分陌生,而他腰间别着的那枚白玉佩我却是化成灰都能认出!
  深吸一口气,颤抖着将自己口袋里的那枚白玉佩给拿了出来,今晚的月亮很圆,也很亮,月光照在白玉佩上再配合着玉佩里那枚会流动的像血一样的液体,显得别有一番风味。
  还记得,那晚被个陌生男子“强奸”之后,这块玉佩便留了下来,那么刚才同样拥有白玉佩的男子,会是那晚“强奸”我的人吗?
  我那晚到底有没被人“强奸”,“强奸”我的究竟是人是鬼?又和房东老婆婆又什么关系?
  诸多问题瞬间涌上心头,只感觉自己在一片泥潭之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刚打算回家,却收到了小叔发来的讯息,小叔说他今晚有事在外面过夜不回来了,让我自己注意安全,我回了个知道了,便把手机给放回了口袋,就着月色回到了家中。
  才打开门,我便面色苍白的保持着一只脚抬起想要踏进的姿势不能动弹……
  要说上次小叔回来之前的那串白脚印吓人,那么和现在这屋子里密密麻麻的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不由得想起了房东老婆婆,还有那具男尸死亡的照片,不同的是,他们死亡的地方满是丝线,这里却全是脚印,不管是桌子,吊顶,墙壁,还是沙发……
  紧抱着怀里的那个大红盒子,我深吸一口气将脚放回了原地,迅速的把门关上,想给小叔打电话,却显示已经关机!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小区里了无人烟,周围的灯火十分黯淡,勉强只有月光能够照亮前方的路。
  十月的天已经非常的冷,我坐在家门前,被风吹的瑟瑟发抖,却宁愿被风吹的这样,也不敢踏回小叔的家里。
  夜色很美,美的只有风轻轻的呼啸,叶子被扫起的声音,一切显得宁静而……诡异。
  就在这时,手机传来的铃声忽然打破了这份宁静,我的心也随着这铃声“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这么晚,会是谁打来的电话?
  正当我迟疑的刹那,右手已经不由自主的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来电人是那个警察,秦峥。
  电话才接起,他那略带慵懒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有空吗,出来见一面。”
  刚想开口,却发现自己的鼻子被风吹的都塞着了,狠狠的吸了几口这才开口问他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他语气却略带强硬,让我别废话了,出来见一面就知道了,随后报了地址,也不等我回答就匆匆挂断电话。
  虽然对于秦峥这个人我只见了几次面,不是太了解,可是怎么说他也是个警察,见他应该是不会出什么大事,再加上,我今晚真的是“无家可归”。
  才站起身,却听见“哐当”一声,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落了地,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穿着血色嫁衣的大红盒子。
  莫名的,我心中忽然冒起一个念头,不能给任何人看到这件嫁衣,可是小叔的家门我是真的不敢再打开了,而且那条短信不是说了吗?这件衣服能救我一命,要是弄丢了什么病?就算我敢开小叔家的门,却也觉得放在小叔家里不如放在自己身上安全。
  最后我干了一件挺恶心,翻了小区里的几个垃圾桶,找了几个干净的袋子裹上,一并带去见了那位小警察。
  去的路上,我总感觉有些怪怪的,至于哪里奇怪自己又有些答不上来,直到一脚踏进了和秦峥约好的咖啡厅,我才恍然大悟。
  奇怪的不是自己,而是秦峥!
  先不说一个警察大晚上的不睡觉忽然约个“嫌疑犯”出来,就拿锦囊那件事来说,那么邪门的锦囊,而且还是唯一的一个可以找到杀人犯的证据,他就那么轻易的让我带回了家里,而且从他的语气中,好像他还是明白那个锦囊有问题的,却对我保证我不会出事。
  难道他懂这些邪门的东西?
  可是这也说不通啊,我当时和他说锦囊是房东给我的,我见的人也是房东的时候,他还不可置信的发出了嘲笑,不像是信鬼神的人。
  容不得我多想,此刻的我已经走到了秦峥的面前,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也不说这么晚约我出来干嘛,而是直接把菜单推到了我的面前问我。
  “喝点什么?”
  把菜单接过,随意的扫了一遍,点了杯西瓜汁之后,两个人忽然都沉默了下来。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两个人的心底似乎都有很多话,可是谁都没有率先开口。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咖啡厅的灯光特别耀眼,我竟然觉得褪去了警装的秦峥身上带着几分纨绔子弟的气息,要知道,我前几次见到他,大老远都能感觉到他身上那股浓浓的警察气息。
  直到我点的西瓜汁被端在了我的面前,我都喝完了,秦峥才开口和我答话,可真撑得住气!
  “你那袋子里装着什么,看着那么笨重?”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轻轻上挑了眉毛,让我看的竟有些心虚。
  难道,他知道我里面放着的东西?
  放在腿上的手狠狠一捏,算是给自己打了气,闭了闭眼睛,对他绽放了个笑容,将话题扯开。
  “这么晚约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约你了吗?”
  一句话,把我呛了个半死,一个人穿上警装和褪去了警装怎么能差那么多呢?
  见我没说话,他又笑了笑,将手伸到了身后,这时候我才发现,他不是空手而来,凳子后边还放了个袋子。
  只见他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叠文件,在打开之前抬眼问了我一句。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回问了一句。
  “你信吗?”
  秦峥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凝望了我几秒,见我面无表情,随后嘴角轻扬笑了笑,将文件打开放在我面前的同时,开口。
  “我也不知道呢。”
  他越是这样和我说话,我越是感觉他早就知道了什么,心里就越是发毛的厉害。
  他,可真是一只老狐狸……
  没有在和秦峥答话,而是翻开了他给我的那叠文件,文件的第一页很整洁,上面只写了两个大字。
  重案。
  直到我翻开了第二页,脸色瞬间变成唰白,越看下去,我的脸就越是面无血色。
  而我的每一次翻页,双手都颤抖的厉害,甚至是都想将这叠文件给甩开好远,逃离这个咖啡厅……
  一旁的秦峥看到我露出的神色仿佛十分满意,嘴角不但时不时的挂着淡笑,甚至时不时插嘴问我看到了哪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火狐 楼主 2020-4-15 09:53:16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6章 诡异的梦
  看完这叠文件,我只感觉自己坠入了六月冰潭,浑身凉的吓人,等自己深吸好几口气,将心情平复了,才开口问秦峥。
  “这里的案件都是真的吗?”
  秦峥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没说话,却让我本来凌乱的内心变的更加缭乱……
  这叠文件里的案子可不是一起两起,而是足足有五起!
  每起案子相隔的时间,少则三五天,多则一个月。
  受害者全是二十岁到二十五岁之间的单身女子,虽然不是同年出生,可这几个人的生日却极为接近,全都是在八月中旬左右出生,仔细一看,会发现,她们的农历生日全是七月半。
  她们不但年纪相仿,生日相仿,就连死亡的地方,都一模一样,全都在我曾经住了三个月的那个出租屋里死去,并且死状和那具男尸,和房东老婆婆一模一样……
  由于我们两个都没说话,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而秦峥的表情则是十分明白的在告诉我,我不开口,他是不会率先开口的。
  毕竟,谁先开口,谁就失去了话语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看着秦峥面上那若有若无的淡定,我气的差点把自己憋成内伤,眼看着十二点就要到来,咖啡厅里坐着的人越来越少,我再也沉不住气开口问秦峥。
  “这五起案子里的死者,全都在住进那间房子的一个月内被杀,为什么我平安无事的住了三个月,才开始出事?”
  一见我沉不住气的开口,秦峥眼底再也藏不住笑意,摇了摇头说他也不知道。
  我被他这句话气的差点站起来砸桌子了,却转念一想,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口问秦峥。
  “在同一个地方,死了那么多人,而且全都是这么离奇的死法,你们为什么不把那里封了?”
  话语刚落,便看到秦峥投给我一抹赞许,随后他幽幽的开口。
  “在房东廖翠莲死后,我们封过一次。可是却不断有女孩入住,在里面死亡,而且在她们死之前,我们就算是进了那间屋子都察觉不到有人入住的痕迹,只有在她们死后,才会显露出曾经有人居住。所以哪怕死了这么多人,我们却连一点线索都找不到,而你,却是一个特例。”
  他说完这些,还特地顿了顿,似乎想看我的反应,只不过此刻的我早就被吓的面无表情,他也只能接着道。
  “你入住之前那里已经有三个月没有死过人了,而且你是唯一一个,可以让我们察觉到入住进去的人。”
  “所以,从我一住进去早就被你们监视的一清二楚?”
  一个没忍住,我直接开口插了秦峥的话语,见我插嘴他好似早在意料之中,不但没生气反倒还点了点头。
  窗外的冷风吹的有些大了,吹的我脖子后有些发凉,不由得缩了缩脑袋,回头望了望周围,却发现偌大的咖啡厅内只剩下了我和秦峥这一桌,月光从窗外撒了进来,照的这咖啡厅几分冷清,几分让人不寒而栗。
  “那我那晚被人‘强奸’你们为什么不进来救我?”
  轻轻开口,语气有些颤抖,不知道是被这无人的咖啡厅给吓的,还是被今晚知道的事所惊到。
  “要不是你报警,我们根本没察觉到那天晚上有异样。”
  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异常认真,将他原先那股纨绔不羁收的一干二净。
  一时间,我都有些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就在我以为场面要再度沉默的时候,秦峥站起了身子,一边将带来的资料装好,一边开口。
  “走吧。”
  我跟着站起身,将地上那陀装着血色嫁衣的袋子带上,想要跟他一起走出咖啡厅,他却在一脚刚踏出咖啡厅的瞬间,停了下来,回头问我。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
  见我没说话,秦峥却动了,一边朝着外面走,一边开口。
  “我知道你今晚回不去,我带你去警察局呆一晚吧。”
  我听后,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刚想要说什么,却被他塞进了车子。
  所以,他今晚是知道了什么才约我出来的吗?
  到了警察局,里面还有值班的民警,见到我来却丝毫不意外,仿佛全都认得我一样,对秦峥点了点头之后,他把我带到了一个休息室,随后丢了床被子给我,再也没和我说过任何一句话,转身就走留我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这晚我在警察局睡的特别安稳,第二天一大早给秦峥发了条短信说自己走了之后,便回到了小叔家里。
  开门瞬间看到那干净的地面暗自松了一口气,整个家里别说白脚印了,简直就是一尘不染,仿佛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些只是一场梦。
  小叔的房门紧锁,看样子是比我还要早就回来了,我在房间里找了个像样的盒子,将血色嫁衣放进去之后,塞进了床底下。
  说来也奇怪,自从自己拿到了这件血色嫁衣之后,身边再也没有发生任何异样,秦峥也没在主动联系我。
  就在我以为事情会这样平淡过去的时候,我又梦到了那个诡异的新郎官……
  依旧是那个十分古朴却又喜庆的院子,可是我却没有之前的好运,直接被他那双冷到骨子里的双手紧握,拜完了堂……
  在拜完堂的瞬间,我听到了周围熙熙囔囔的声音,回头一看,发现身后竟然站满了奇奇怪怪的人,我盯了他们好久,却又看不出他们哪里奇怪。
  直到我再次回头,看到了一张铁青的脸……
  是和我拜堂的那新郎官一直在怒视着我,而此刻的我,却能够看清他的五官了。
  一张白的发紫的脸张着一双桃花眼,让那明明菱角分明的脸庞多了几丝柔和,一双薄唇早就没有了血色,最为吓人的,还是他那双充满怒意,却深不见底的眼眸……
  我被吓的不轻,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却被他硬生生的给拽进了他的怀抱,在被他拽入怀抱的一瞬间,我浑身一颤,好冷……
  仿佛是见我此刻的样子有些乖巧,他那紧抿的双唇轻轻上扬了几分,随后拉起我的手,将他腰间的那枚白玉佩取下,放入了我的手中……
  而我,却也在他将白玉佩放入我手中的瞬间猛地睁开了双眼。
  醒了。
  浑身却止不住的颤抖,打开灯,发现先前的那枚白玉佩还静静的躺在我的床头,而放在床底下的血色嫁衣,却在不知何时,穿回了我的身上……
  之前梦归梦,自己却不能控制梦里的自己,而这次的梦境,却让我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仿佛梦里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
  此刻我也猛地想了起来,为什么梦里看身后的人有些奇怪。
  因为那些根本不是人,更像是,纸人……
  为什么我会不断的梦见这个梦?
  为什么梦里那新郎官也有一枚白玉佩?
  他……
  该不会就是那天晚上“强奸”我的“人”吧?
  看了看时间,发现现在不过凌晨四点,可是我却没有任何睡意。
  许是经历这些诡异的事情多了,我竟然壮着胆子从床上爬了起来,想要去厕所洗把脸。
  随着我起身的动作,一声声脚步声响起,在这空荡的夜,掀起了几分诡异,几分颤栗……
  “哒,哒,哒。”
  “哒,哒,哒……”
  这一声声脚步声,仿佛全都踏在了我的心跳之上,跟着心跳的频率走动。
  我被吓的僵硬着身子,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敢动弹,屏着呼吸想要仔细聆听这脚步声到底是从哪里发出,却在下一秒,整个脑子一懵,猛地从房间跑了出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2020 拾光网~属于你的漫时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大同网安警务

潮童摄影-亲子摄影-纯-摄影工作室

《拾光网》大同首家母婴情感社区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本站内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1803231296 公司名称:大同雨墨拾光城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客服QQ:139352686